知本 博•览——第五期

李博   2017-07-10 本文章888阅读

第五期

2017年的二季度,生活中各种变化,各种争辩,就像有人说今年炒股赚钱容易,也有人说今年是熊市。我们有时会怀念旧世界,但更多的时候会发现自己必须与新世界共存,打破以往的思维惯性,在犹豫和不安中摸索出转型和适应的方式。本期博览与各位分享二季度的2个关键词:变与辩。




去年底,罗胖在跨年演讲中提到了2017年的几大变化趋势,其中包括:服务升级、人工智能等。中国互联网企业经过十多年逐步形成的三大领域的巨头:社交的腾讯、电商的阿里、搜索引擎的百度,在新的变化中继续着寡头的垄断:腾讯的游戏正和社交并驾齐驱,王者荣耀一季度的营收超过了A股3000家上市公司;阿里的新零售试验“淘咖啡”能否成为未来无人智慧零售店冲锋的号角还不得而知,但传统零售实体店如果墨守成规不改变,或许就意味着出局,曾与人人乐、华润万家号称广东超市三巨头,年销180亿元,门店超百家的连锁品牌的新一佳的一则破产清算公告,宣告了22年历史正式终结;百度在魏则西事件、盈利单一的危机下,被踢出BAT的呼声成为了舆论热潮,但李彦宏凭借乘坐无人驾驶车在五环上压着实线并线成功刷屏,百度All in人工智能的战略也体现了转型的决心和气魄。


变,让一些岗位消失:去年,《京华时报》、《上海商报》等多家纸媒陆续停刊曾让人感慨传统媒体的衰落,到了今年,部分门户网站的编辑也开始面临要么划入其他部门,要么离职的尴尬,自媒体的生产者正在冲击着传统内容的生产方式,机器分发也正逐渐替代编辑们的手工活路。当然,在秩序尚未完全建立的全新内容生态里,坚持算法推荐的今日头条们依然会遇到内容低俗、做好党丛生等这样那样的质疑。


变,同样发生在我们的饮食里:一边是金钱豹在北京的最后一家门店关门了,曾经火爆一时的昂贵自助餐,在消费升级的浪潮中悄然倒闭;一边是肯德基在杭州开了一家轻食餐厅-K Pro,这家进入中国30年,有着“国际脑,中国心”的餐饮品牌把小龙虾放进了三明治里。在80、90后推动的饮食消费,从拼量大、拼土豪变成了快时尚、健康、小而美,除了满足用餐的口味,更注重精神情感需求。


但,也有些变化,确实让思维速度一般的跟不上:当几家小型共享单车相继倒闭,我们还在讨论共享单车还能走多远时,摩拜推出了自己的首款衍生品:售价268元的骑行雨衣;当乐视的供应商们还聚集在乐视大厦楼下讨债时,贾总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出任乐视汽车董事长(全称应为: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比特币价格自诞生起8年暴涨300万倍,散布在全球的数字币挖矿厂,据统计一年消耗的电量相当于一个1700万人口国家一年用电总量。




60年前毛主席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促进我国的社会主义文化繁荣的方针,一甲子轮回后的自媒体时代,艺术学术领域的齐放和争鸣扩散到各个领域的舆论争辩。BAT继续垄断着互联网生态格局,但并不平静:先是菜鸟和顺丰杠上,双方相互拉黑,而王卫和马云也不可避免地表态,大神打架,半个互联网圈的人都开始站队,情形堪比当年的3Q大战;王者荣耀拿下全球手游综合收入冠军,注册用户突破2亿,数量超过A股股民,党媒开始抨击王者毒药陷害人生,小学生无奈感慨不玩王者,遭同学鄙视;百度市值被AT甩得越来越远,还险些被京东超了,豪赌人工智能似乎成为唯一的翻身机会;李彦宏的押注不无道理,地球另一端英伟达因为人工智能概念一年股价翻了4倍,引来孙正义的入股,也引来了诸多的做空机构。


辩,在教育问题上一直存在:今年高考,940万人步入考场,北京高考状元耿直Boy说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清华降低外国学生门槛,批评声一边倒,十年寒窗苦读不如一纸国籍,校方回应为与国际接轨。中国国情下,高考饱受争议,社会在分层,阶层在固化,寒门出贵子的概率在降低。高考恢复已经四十年,已不再是中国人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但对于平民阶层,仍是最为重要的社会上升通道,是人生相对公平的命运角斗场。


普通人为梦想奋斗,也有人为梦想差点真窒息,这个季度,有些人也吸引了民众关注的目光:刘月半带的几个血性弟子,向不公挑战,引起舆论一边倒的讨伐,当权者严肃批评,队员主动公开道歉,民众再次排山倒海,只是随着时间一浪弱过一浪,大家期盼的气节获胜的结局似乎终会失望;去年,股民迎来了新领导,“牛市余”很喜庆,今年,却引来韩教授横空出世为散户鸣不平,先和领导约饭,再炮轰但斌。


不过,辩,要讲原则,讲分寸,否则将因内容违规无法显示。父母用两年时间教我们学说话,可我们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学如何闭嘴。有争辩,有矛盾,毛主席说:“对于人民内部的矛盾,是非对抗性的,应该用民主的、说服教育的方法解决。”要说服别人,要讲逻辑,要讲好逻辑,要学会数学,下图数学进阶之路,供参考。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