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本 博•览——第四期

李博   2017-04-10 本文章920阅读



第四期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是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楼市的定调,也是畸形房价压抑下民众的呐喊,可现实是今年一季度各大城市的房价继续着疯狂,并有向二三四线城市蔓延之势,“为什么在中国学历不值钱但学区房值钱”成为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难题,今天自然不敢妄议楼市,与各位分享一季度的3个话题:春晚、中国话、国产剧。


1

     

春晚

自1983年起,春晚已办了35届,在最初文艺节目稀缺的年代,在除夕夜能集合各路歌唱家、表演艺术家,春晚成为了过年必有的一种仪式和精神寄托,也和放鞭炮、穿新衣、吃饺子等一起成为了民俗。从开场宏大的场面、绚丽的歌舞、喜庆的颜色开始,观众被拉进一场盛世欢歌的盛宴,更让人期待的是每年语言类节目中的总有些台词能成为全年的流行语。但由于风俗、方言等原因,春晚一直不招南方人待见,不过近些年春晚却在南北方达成了共识,因为南方人和北方人都觉得越来越不好看。


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当物质需求逐渐被满足后,春晚因在综艺节目中的地位,民众对其传递文化的作用有更多的期待,可是舞台越摆越大,各类高科技也应用其中,得到的却是挑刺吐槽、失望无奈。或许因主旋律的属性,春晚难以完全代表文化和展现艺术,但最落寞的是从第二年流行语的引领者变成了当年流行语的终结者。惟愿经典不总在回忆中,角落里泛黄的宇宙牌香烟,和那张旧船票还能否登上你的破船。


 2 
 

    国产电影

去年各省级卫视共上线400多档综艺节目,游戏类、竞技类、亲子类、相亲类、访谈类各自喧闹,从《极限挑战2》到《笑傲江湖3》再到《奔跑吧兄弟4》,想必未来会发展到十八罗汉,甚至一百单八将、百万雄师过大江。当节目中“那些妖艳贱货”越来越不走心时,一股股“清流”喷薄而出:《中国诗词大会》、《见字如面》、《朗读者》,清华大学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教授用“慢”来定位:“满荧屏都是明星玩游戏的氛围里,这些节目都是慢下来、静下来,读信、背诗、朗读,用稀缺而有价值的内容来做电视。”


《中国诗词大会》中复旦附中女学生武亦姝圈粉无数,网友直呼她“满足了我对古代才女的所有想象”;《见字如面》中有李白的“求职信”,有演员王耀庆和张国立“同场飙戏”,分别扮演黄永玉和曹禺,朗读了两封可以载入现代文学史的信“你心不在戏里,你失去伟大的灵通宝玉,你为势位所误”;《朗读者》中柳传志带来了自己在儿子柳林婚礼上充满智慧和爱意的致辞,还有董卿在“春晚口红”后,又凭其腹有诗书气自华火了一把。


习大强调要坚定文化自信,这类安静而诚恳的“中国话”节目是对文化自信的贯彻,也是对现代国人的一次文化输入,当然我们更期待文化的输出,就像10年前施人诚给S.H.E.作词的《中国话》里说的“伦敦玛丽莲买了件旗袍送妈妈,莫斯科的夫斯基爱上牛肉面疙瘩,各种颜色的皮肤各种颜色的头发,嘴里念的说的开始流行中国话”。 

3

 

    国产剧

上期博览埋汰了国产电影,要坚定文化自信,所以不能再吐槽国产剧了。早些年流行的鄙视链中,看英剧的鄙视看美剧的,看美剧的鄙视看日韩剧的,看日韩剧的鄙视看港台剧的,看港台剧的鄙视看国产剧的,好在最近的一部大戏让我们告别了鄙视链的最末端,其意义犹如于大宝的头发甩甩让国足告别了恐韩症。


《人民的名义》,豆瓣评分一度高达9.1,被誉为“史上尺度做大的反腐剧”、新时代的《官场现形记》和中国版的《纸牌屋》,在鲜肉当道和无IP不欢的影视剧生态中,一部主旋律作品刷屏朋友圈,攻占热搜榜。剧中的老戏骨对中国官场的演绎,让人叹为观止:“两集挂”的侯勇扮演的小官巨贪,居住在老式居民楼里,吃着普通的炸酱面,水龙头一滴滴的接水,每月给乡下老母亲寄300元生活费,然后画风突变豪宅中用2亿人民币砌墙,点钞机烧坏三台,名副其实的数钱数到点钞机抽筋。还有吴刚扮演的脾气耿直火爆工作勤勤恳恳、心里装着人民、时刻不忘GDP的市委书记。


反腐类的影视剧一直是中老年人热衷的题材,但《人民的名义》却老少通吃,凭借精彩的剧情吸引了众多年轻人,以匠心之作赢得青年观众。国足在摆脱恐韩症的片刻兴奋后,却发现出线依旧只是梦想,十二强赛才是国足的世界杯,同样也期待《人民的名义》的这类佳作不只是昙花一现,未来能涌现更多优秀的作品,并且命要够硬,别被禁播。



一键咨询